行者文苑 RSS
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?小说 在线投稿
红颜知己是女人中的精品
红颜知己是女人中的精品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17 22:32
通常情况下,老婆是倾诉者,而红颜知己则是聆听者。她也许是温柔的可人儿,也可能像豪爽的哥们儿,在她面前男人可以是倦鸟是浪子,可以疲惫、孤独、无助、逃避、怠惰,而她是能接纳你的黑夜,给你安静,做你恢复能量的空间。
丢失了文学的魂
丢失了文学的魂
作者:黄惟群|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17 22:27
诚然,一些作家的,兴趣热情本就不在文学,跨入文学,本就是个误会;但就整体看,重大谬误并不产生于个体作家,而产生于长期控制中国文坛、被绝对推崇的至高论调与主张对作家创作造成的方向性误导。
那些逝去的流行阅读
那些逝去的流行阅读
作者:魏英杰|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17 20:22
通俗是神圣的墓志铭。在那个年代,武侠、言情小说成为流行阅读作品,打破了意识形态色彩浓烈的官方读物的垄断格局。在一个思想文化严重退化的时代,通俗读物的功能就是把大众的审美能力提升到相对正常水平。
有心则灵:梦非梦
有心则灵:梦非梦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16 14:30
人在梦中会迷路吗?有个人向医生投诉,他在梦中经常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医生告诉他:下一次你在梦中迷路了,千万要记得赶快醒来,醒来了就能找到路了。
呜呜地哭了,绝望了
呜呜地哭了,绝望了
作者:张炜|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16 14:24
打开中国古代文学史,士大夫们,几乎所有像模像样的人物从来不写小说。苏东坡如果写起小说来,皇帝写起小说来,面子上恐怕过不去。但他们一定要写诗。这是中国高雅的纯文学传统。
夜读:浅谈知和美
夜读:浅谈知和美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8-5 21:05
当你孤独寂寞时,阅读可以消遣。当你高谈阔论时,知识可供装饰。当你处世行事时,正确运用知识意味着力量。懂得事物因果的人是幸福的。有实际经验的人虽能够办理个别性的事务,但若要综观整体,运筹全局,却唯有掌握知识方能办到。
科学、理性与“反乌托邦”想象
科学、理性与“反乌托邦”想象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7-10 09:25
人们应该承认,科技的力量是巨大的,人类需要做到的是使它一直牢牢地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。英国哲学家罗素在《知识与智慧》一文中称两者不能够划等号,知识是经过专业化训练所获得的信息与能力,智慧则是综合这些知识、正确使用这些知识的能力。
搏斗世间无情手
作者:北风|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6-5 17:15
星期天,小明在公园费了大半天的功夫,快要把这座堡垒搭好的时候,一个不知名的小男孩一把推倒了小明的杰作。小明很生气,不过他要从头开始了。
草之青韵
草之青韵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4-28 06:07
草,不拘环境,不择贫富,乡村城市,田野庭园,一样生长。一小块土,就能托起草的生命。草的颜色简单清爽,通体青碧,可爱可喜。绿为草之色,草为春之魂。草自有生命以来,凭着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绿,亮丽了无数个春天。
奇蛇趣谈
栏目:文化漫谈|发表于:2013-4-28 06:03
自古以来,蛇跟人类的关系就十分密切。人们既敬它,又怕它;既把它当做智慧的载体,又将它视为阴谋的化身,对它的感情复杂多样。一些古代典籍和民间传说中,也记录了许多神秘诡异的奇蛇奇事,让人读之,颇感新奇有趣,获益多多。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