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藏千途旅游

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

自然散步: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国内线路|2019-6-13 13:03

来源:澎湃新闻|583人参与|0评论

字体: 繁体 打印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初夏的岳麓山 本文图 均为彭玉 摄

  【编者按】岳麓山位于湖南长沙,因南朝宋徐灵期《南岳记》中“南岳周围八百里,回燕为首,岳麓为足”而得名,被列为南岳七十二峰的最后一峰。岳麓山海拔仅300.8米,却成为本文作者彭玉乐此不疲的攀爬对象。她以博物的眼光来观察一座山,每每有新奇发现。

  本文记述的漫游线路有两条。一是从她居住的赫石南村出发,经纪忠亭、七十三军公墓、七十七师公墓至归宿亭,再由归宿亭分岔的小路行进。二是从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对面的山路上山,在快到登顶处左转,由林中小径行进至半山腰观景台。

  那天拿了双筒望远镜,想去观鸟。

  从赫石南村的山路上山,路口一户人家的墙壁覆满了爬山虎,羽裂的叶片呈三叉戟,排列齐整,如作战的方阵。

  如不留意,大概鲜少人发现它在为开花做准备了,绿色的颗粒状花蕾所构成的多歧聚伞花序就藏于叶片下。脚步声惊醒了看家犬,一条黑色的中型犬,它将头从一米多高的围墙上伸出来,朝我吠了两声后,又趴回地上睡觉了。

  不远处的地面上落了许多淡黄色的丝状物,我正奇怪时,抬头一望,一棵山槐正开花,白色和黄色的头状花序相间相杂,散成一把把小羽扇,在阳光中熠熠闪亮,绒绒美丽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山槐

  当我把目光投回地面时,我见了那天所遇见的第一种鸟。这鸟之前未见过,心中惊喜,先用相机摄了两张,又换望远镜观察。其前胸具白褐相间的点斑是较为显见的特征。

  它不怕人,丝毫未现出警惕之心。而且大多时候只是行走,停留,没有目的性。它飞歇在电线上时,正前方突然飞过来一只乌鸫,嘴里衔着一条虫,即将降落在它旁边。因距离近及下落的冲力,它把头往后紧缩,翅膀扇起,眼睛瞪大,显得很恐惧,而又迅速啄食了乌鸫嘴中那条虫,两鸟复归平静。

  原来它俩认识。

  后来翻看鸟图鉴,知道了那是乌鸫的幼鸟。它还未学会避让人,以及自己捉虫,关于生存的技能还有许多需要学习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乌鸫幼鸟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喂食

  随着一阵响亮而急促的“吱吱吱吱吱吱”声,一只羽色靓丽的鸟歇落在电线上,又啼叫着飞走了。

  一只虎纹伯劳,头顶浅灰色,胸和腹部乳白色,两翼栗棕色。伯劳科的鸟有一个显着特征,多数都具黑色的过眼纹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虎纹伯劳

  经纪忠亭缓步至七十三军公墓,周遭已森森然。我停下,凝住,为静谧幽邃的森林着迷。光斑照射在蕨类植物上,予人一种与世隔绝之感。

  两只红嘴蓝鹊从头顶飞过,发出粗哑尖厉的叫声——“啊哈啊哈哈”。枯枝落叶层中生了两种真菌,比平时所见的大好几倍,我在一旁观察,用棍子敲一敲,看会不会释放孢子。一位行人见我举止奇怪,对我说,这蘑菇可以吃哦,很好吃的。我不知他是与我开玩笑还是果真如此,但我对吃并不感兴趣。大多数人见了蘑菇等菌类,大概最先想到的都是“这能不能吃?”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一种真菌

  其实,真菌在生态循环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土壤中蔓延着无穷多不能为肉眼所见的白色菌丝,它们能够溶解各种不同物质,包括落叶、岩石、金属等。

  它们与树木形成互惠关系,《植物私生活》中讲到:大树可以吸取来自菌丝里养分充足的水分,由根部一路经由树干运送到顶端的叶子,然后在叶片里和二氧化碳结合制造食物。

  作为回报,树木在叶片中制造的糖分和淀粉,有四分之一会沿着树干向下运送到地底喂养这些真菌伙伴。

  可以说,没有真菌树木便不能存活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另一种真菌

  岳王亭之上的溪流边常有人用大的空塑料瓶装水,这种自然淡水沉淀后能够直接饮用。这次是一对年轻夫妻,他们专门开了车过来,丈夫来回提了一桶又一桶。

  横过溪流,经七十七师公墓,继续往西走,见一座亭一一归宿亭。此亭与纪忠亭是对称的。

  这亭子有着尖尖的顶部和上翘的飞檐,为臻臻绿树拥绕,颇显古意。亭中有人歇息、聊天。我绕到亭子后面,发现一条小路,许是斑驳的阳光洒落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过于幽静,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,然后我嗅闻到今年的第一缕栀子花香。

  那是一棵山栀子,满树花披,花单瓣,相比重瓣品种的重香,此花香更为清越,且花冠管更修长,花瓣顺时针旋转,如翩翩飞落的白仙子。我站在树旁,久久为其贞静独立的气质所惊叹。

  偶尔有一群大山雀在枝柯间穿梭,嘤嘤叽叽,鸣声细碎,显得很快乐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归宿亭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小径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山栀子

  此后,我常去探寻山中小路。没有目的地漫游,但常有惊奇跑入眼中。仰望森林树冠,发现一处“树冠羞避”,虽不如原始森林明显,但亲眼所见还是十分惊喜而敬畏。

  “树冠羞避”是一种有趣的自然现象,较多出现在森林中,当生长空间已然十分拥挤时,树冠与树冠仍会保持一定的间隙,相互避让。

  对于这种现象有好几种解释:有人认为树枝在大风中会缠绕摩擦,避让可以减少损耗。另有人认为间隙能防止有害昆虫蔓延。还有人认为保持间距,树木能够吸取更多阳光进行光合作用。但至今没有定论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“树冠羞避”

  在溪涧边偶遇的一只蝶,它的翅翼底色为日落黄,其上点染水墨般的斑纹,后翅中有一块三角形的白斑。它飞得很慢,常停歇着,只要不过度打扰它,便可以在一旁亲密观看。自从遇见第一只后,我便常常见到它,像是与林中精灵的会面。我以为这是一只白裳猫蛱蝶,找朋友帮忙确认,却并不是蝴蝶,而是豹纹尺蛾。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蛾也可以如蝴蝶般斑斓美丽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豹纹尺蛾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  豹纹尺蛾

  置身林间,当我观察这一现象时,常会为另一现象吸引,不知道下一秒会遇见什么,充满了未知的快乐。

  后来,我又遇见了两种蛾。一次,我在观察蕨类植物叶背的孢子,忽然看见一只丝棉木金星尺蛾伏在叶片上,任我如何凑近拍摄,它都没有动静。我以为它死了,于是调皮动它一下,它马上展翅飞跑了。

  另一次,在爬月亮门——个小姑娘取的名字——那条山路时,路旁的植物叶片上栖止了好多只丝棉木金星尺蛾,五十米的距离约有上百只。我还在这些栖止的蛾中,发现了一只白色的纱钩蛾,其翅翼通体透明,纹路清晰可见,甚为精妙。蛾类在夜晚活动,因此,白天它们是在睡觉呢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蕨类植物叶背的孢子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丝棉木金星尺蛾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纱钩蛾

  另有有趣的植物。

  元宝草叶片长椭圆形,形似古钱“元宝”。茎从叶片中心贯穿,相连两片叶子呈直角分布,由上往下俯看,尤有旋转的秩序美。

  杠板归的显着特征是叶片近于三角形,看着特好玩,它身上有钩刺,是一种攀援草本。杠板归能治疗蛇虫咬伤,在野外可以捣碎应急外敷。

  金毛耳草匍匐一片,淡紫色的小花散布其间,如眨眼的群星,观察发现花冠多四裂,但也有三裂和五裂的。

  在树影遮蔽的小径行走时,地上常有金黄色的须状落花,抬头却什么也看不见。这种植物叫八角枫,是这个季节山中正开花且数量较多的树木,花朵初为白色,后转金黄色,其花瓣和雄蕊等长,均线形,因之,看起来像一小团细面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元宝草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杠板归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金毛耳草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八角枫

  这些都是我与自然美好而有趣的联结。

  《我们的星球》中说,海中的珊瑚礁之所以呈现梦幻般的色彩,是因为珊瑚中拥有许多微观植物,它们为珊瑚增添颜色并提供大部分营养,但只要海水温度升高一到两摄氏度,珊瑚便会自行排出这些植物伙伴,以致失去主要的食物来源,被迫“漂白”,继而死亡

  在全球范围有一半的浅海珊瑚礁已经死亡,预测剩下的也可能在未来数十年消亡。另,全球雨林的多样性也在以惊人速度下降,大片原始丛林被替换为单一物种油棕,油棕是一种高产作物,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,但其单一性是物种多样性的克星,已导致许多物种灭绝。全球的热带雨林正以每年约1500公顷的速度消失。

  但我又能做什么呢?在这个日益竞争激烈的社会,活着已然不易。这样的情绪在某一天达到极点,但就在那一天,行走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,一只精灵般的青凤蝶突然闯入眼里。

  正值午后,烈阳灼肤,它飘飘忽忽地飞着。路面有湿水,它要饮水。每当行人经过,它就避开,飞起来,接着又栖歇,继续饮水,如此五六次。水为生命所需,对蝴蝶也是一样,能够补充体力。我想,它一定是渴极了累极了,否则它怎会冒着生命危险在脚步纷沓的马路上饮水呢。这样一只绚烂、脆弱又坚韧的蝴蝶,令我感受到莫大的安慰,曾经悟到的一句话——我爱自然,但远不如自然爱我——以更加深刻的印记在心中激荡。

自然散步 | 岳麓山之森林漫游

一只翅膀残损的豹纹尺蛾

  (如果你也对某地理区域进行长期的自然观察,欢迎来稿分享。邮件请发xuying@thepaper.cn。)

微信扫一扫
微信扫一扫
北风的微信
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:语燃
  • 分享到:
    西藏千途旅游
    热点新闻
    人文地理
    经典线路
    环球地理
    户外课堂

   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    北风的微信
    总编微信
   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:news@xzwyu.com在线投稿
    ? 2011-2017 行者物语网(xzwyu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