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藏千途旅游

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国内人文|2019-6-10 14:46

来源:澎湃新闻|514人参与|0评论

字体: 繁体 打印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,

  有一个小人国。

  阳光透过木窗,穿过蚊帐,

  懒懒地洒在旧旧的房间里,

  爷爷手里的蒲扇摇得很慢,

  姐姐不知在日记本里记着些什么......

  咦!窗外怎么有一只大猫妖?

  .1.

  或许,你还记得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吗?

  夏日傍晚一家人坐在吊扇下看电视、暖暖的余晖洒在没来得及收拾的厨房灶台上,小伙们正在门外的小巷子逗狗,奶奶每日打理的小菜园里菜苗儿正悄悄地长大……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今天,小乔要带大家来到的,便是这样的“老城”。只是城太小,并不能容纳许多人住进去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甚至灵巧的小猫儿在其中,也可能一屁股坐坏一间四进的大宅子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这些可爱的微缩作品来自于一个叫西树的男人,他从二十岁开始接触微缩工艺就深深迷恋其中无法自拔,如今已做了十一年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这十一年间,他制作了上百个微缩空间,若真有小人国的存在,他或许就是那个最大的地产商之一了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在他的微博里,晒出的那些微缩房间、老巷子的照片,因为太逼真,一直混淆着我现实与微缩的判断。

  而他的猫咪,就成了最天然的参照物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它们常常一屁股蹲在院子里,也不管这院子容不容得下它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同学们都去上体育课时,猫斯拉在教室外观望。

  (孩子们呢?俺要吃小孩。)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舞台上,《霸王别姬》唱完之后,《妖猫传》上演了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大巨猫,对于与自己体重十分不相符的小床,还有着深深地依恋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不知道这一壶水够不够大猫猫舔一口的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因为“妖猫”的存在,这些安静的作品,像是有了风生水起的灵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.2.

  在广东清远乡间,一个开门见山的工作室里。西树的工作台上放着十几条细长的竹枝。

  那是他亲手从山间采来的,用来做袖珍的竹椅——这些只有一根手指大的小椅子,他都是按照正常做竹椅的工艺来做微缩的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采嫩竹、把它削成细丝、搭建框架、编制定型,一点点的严丝合缝的固定。

  他喜欢那些旧的事物,里面有童年的影子。有时候花上一个下午做一把小蒲扇或是一双竹鞋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做一个小时候农村的灶台或许就需要三天,而做一整间农房则需要半个也到一个月的时间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邻居家正在装修,师傅们砌砖墙,速度比我快一倍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他的制作过程从烧砖开始。

  砖块儿需要经过晒土,将水泥和经过三次筛选的细土混合在一起,再进行烧制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烧制砖块需要调8次温度,火候很难掌握,每烧一百块儿砖就需要花费半天时间,而一个房子需要八千块。如果没有极大的耐心,根本无法烧制出来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接着给房屋打地基,垒砖,建窗户,都完全按照标准的建筑流程进行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我会把它们都当做是真的,我没有把它们当做是一个模型,或者是一个缩小的东西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在创作过程中,让西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是:

  “通过制作传统老家具,我发现过去那些无名的匠人实在太了不起了。现在的人都很浮躁,很难静下心去踏踏实实地把事情做到极致。

  我曾经做过一个明式椅子,过程非常痛苦。我必须做得格外精细,否则我会感觉对不起他们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就这样屏息静气,一点一点还原细节,让他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光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已经长大的自己。

  .3.

  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“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关于古街、古宅,那些时光,记忆与习惯。图片或文字虽然也可以记录它们的样子。

  但远不如用手和心还原它的每一处细节,来得温柔与细腻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西树的作品《老巷旧梦》在成都展出时,有位年轻妈妈带着女儿来看展,不禁念起烧尽的蜂窝煤与过往的晨昏,让西树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这个作品他花半年的时间,至今还在不断填补细节。

  那些生锈的水龙头,老旧的木门、飘落在巷子口的落叶、斑驳的雕花木窗、街头巷尾乘凉喝茶的老人或是屋檐下挂起来的辣椒和玉米......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虽然不见得每个人小时候见过的都是他作品里的样子,但旧时光的味道就是能不知所以的让人鼻酸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也正是因为这样,虽然这个作品是以成都老巷为原型,但无论在上海、在天津、在南京,在全国各地展出,都能引起人们的共鸣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最开始是有人希望我能够为成都的一场展会创作一部作品,于是邀请我去参观了当地着名的宽窄巷子。但去了之后发现那里已经非常商业化。虽然巷子的布局还在,但昔日的生活痕迹已荡然无存。高楼大厦间夹存着一两栋孤零零的旧房子,也是因为有历史价值才得以保留。”

  那不是我们小时候长大的老巷子的样子,而更像一个景区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而我们记忆中那条难忘的老街、老巷,或者说老胡同、老弄堂,除了在老照片里,已经真的很难找到了。

  那些温暖的回忆,甚至还来不及告别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西树说:“我记得我小的时候,爷爷奶奶的老房子被火烧了,我和爷爷奶奶在一个大院子里面借住过一段时间,那边很热闹,邻居很多,有一个老奶奶他的手臂永远都抬不起来,我听她的养子说,他妈妈以前在旧社会是单亲女,被国民党的士兵用子弹打断了手,她的手就废了,我偶尔会看到他妈妈在那里抽烟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还有一户人家,爸爸妈妈都是小摊贩,卖水果的,也不怎么识字。他们有两个儿子,他的大儿子一出生脑壳是软的。但我当时看到那个孩子长得已经挺大了,也挺活泼的,很聪明。他妈妈说,他小的时候老是生病,老是被人家欺负,所以他养这个孩子就非常非常辛苦的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我当时跟邻居相处的都很好,我过了一段时间搬走了以后,有一次我还回到那个地方,想要去看看那些老邻居,但是那次我印象非常非常深,我那天晚上走过院门,桂花特别香,撒了满地,月亮也很美,但是所有的人都不见了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因为那个地方已经开始拆迁了,他们都搬走了,我再也没有看到他们,我不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制作微缩的人或许会有一种复原历史的使命感,将一个时代的特色物品,建筑,风情等记忆保存下来。

  而我觉得,除了出了这种使命感,从事这项技艺的人们,更简单一点来说,大概是因为热爱生活。

  .4.

  许多人一日24小时,除了睡眠与手机,便是在挣扎着生计,甚至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照顾不好。

  没买房的想买房,买了房的想买更大的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,自己能拥有一间花园。

  而西树在自己的乡间花园里,还开了一个"微花园"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那些迷你的植物甚至是活的,你可以拿同等比例大小的浇花水壶,来养护这些植物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有为刚生完宝宝的妈妈,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件出生礼物,便来拜托西树。一间充满温馨的小婴儿房便这样诞生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阳光洒下来,一切都好柔软。我们对真实的世界或许都没有报以过如此多的关注。

  那种沉浸在细节里,呼吸都慢下来的感觉,对于如今生活在忙碌中的人们或许已经很陌生。

  .5.

  回忆小的时候,西树是与父母分居两处,与爷爷奶奶同住的。

  老家宅子外是河,奶奶担心孙子贪玩落水,大多时候不让西树出去玩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于是安静的他,在国企做了7年的人力资源管理,生活稳定,工作也完成得游刃有余,是一种看上去四平八稳的人生,但是他却感到厌倦和迷茫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那份工作其实很好,可是好像你的一辈子已经能够看到头了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我做了一个有些疯狂的决定,放弃所有的东西,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,很安静,也很固执。我小时候我爸用小贝壳给我种过迷你多肉盆栽,我妈用荔枝核给我雕过一个小水桶,这些应该就是袖珍在我心里最早的种子了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我喜欢这些东西,很喜欢读古典诗词,苏东坡,李白,还有曹丕,我都非常喜欢。叶嘉莹老师的书《汉魏六朝诗讲录》,我看了好多遍,金庸我也非常喜欢,我每次读他的小说都会有新的体会。我也喜欢香草类的植物,草木的清香很像记忆。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只是在办公室里独自敲击键盘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刚开始从事微缩创作的时候,家里不是很支持,朋友们也感到困惑,因为他们担心我的生活会有问题,怀疑我是否能靠这个来养活自己。当时,国内是没有这个职业的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记得我第一次做微缩,很简单的一个场景,窗台下面有个小小的木头栅栏,里面有只玩具熊,然后旁边是植物。为了推敲细节,我特地看了厦门鼓浪屿的老房子,观察和研究它们的砖墙。这次做完后,我觉得很欣喜,我发现自己适合这项工作。”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如今,西树和他的猫们生活在一起,在看得见山的工作室里复原往日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时光很慢,慢到他可以细细地去烧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砖。而即使没有观众看得清一整面墙和一千块砖搭出的墙的区别,他也依然安心地沉浸在自己的时光中。

成都老巷内惊现“巨猫”,一屁股压垮一间房

  “因为我在做我真正热爱的事情。”

  编辑/包大人

  图片/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侵删

  —END

微信扫一扫
微信扫一扫
北风的微信
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:语燃
  • 分享到:
    西藏千途旅游
    热点新闻
    人文地理
    经典线路
    环球地理
    户外课堂

   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    北风的微信
    总编微信
   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:news@xzwyu.com在线投稿
    ? 2011-2017 行者物语网(xzwyu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